首頁 > 玄幻小說 > 凌天戰神 > 第3230章 清風先生

第3230章 清風先生

作者:萬木崢嶸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雪鷹領主、星神兵王、全職法師、完美世界、儒道至圣、圣墟、絕鼎丹尊、無上崛起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8944178.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見到葉峰在他的領域之力之中不斷的前行,周海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快速的凝聚出了自己身上一股更強的嗜血之力,完全的將其融合在自己的掌心內部。

    使得他的手掌變得更加的狂暴了,緊接著便對著葉峰所在的方位釋放出了一道毀滅大掌印。

    這一道毀滅大掌印威力實在太強,神靈之氣也同樣恐怖到了極點。勢必要在這樣一道攻擊之下將葉峰就此鎮壓誅殺掉。

    掌印短時間內便到了葉峰的身軀跟前,使得葉峰的身體承受了極為強烈的壓力。

    然而,他依舊沒有在乎什么,直接一拳轟出,恐怖的拳芒威力同樣十足的強。

    眨眼之時間便穿透一切,直接與周海的掌印碰撞在了一起。

    在場諸人只聽轟隆隆的恐怖震蕩之音響徹開來,無比可怕的毀滅力量朝著四面八方擴散。

    周海本以為自己釋放出一道掌印,在借助領域之力之中蘊含的威力,足可以將葉峰就此鎮壓。

    卻不成想,此刻葉峰釋放出的一道拳芒威力完全超出了周海的想象,使得周海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

    葉峰拳芒之中蘊含的可怕威力以一個極快的速度將他的身軀完全籠罩。

    使得他的手臂都被震得一陣發麻,腳步不停的后退著,身上氣息狠狠浮動!

    許多人臉色變得有些意外了起來,誰都沒有想到,葉峰釋放出的攻擊竟然擁有這等威力。

    周海剛剛的掌印威力何等強大,竟無法與葉峰抗衡。

    “賊子,你竟然還不死!”

    周海怒吼一聲說道,話語還未落下,他手中的開山斧便已經按捺不住了,直接從虛空之中瘋狂的朝著葉峰的身體斬落而下。

    這一道攻擊配合他釋放出的嗜血領域,所能展現出的威力確實不是尋常之人能比的。

    許多人都認為,珠海的這一道攻擊應當就是葉峰生命的終結了。尤其是古峰,以及那些巨斧宗強者,紛紛一臉冷笑的看著這一切。

    周海的攻擊速度確實很快,眨眼之時間便已經到了葉峰的身軀跟前。

    眼看著就要將葉峰的身體徹底的劈殺碎裂掉了。

    “嚓!”

    然而就在這時候,在場諸人卻聽到有這樣一道破空之音響起,立刻將他們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他們便看到,一道血線飆射而出!

    周海的動作徹底的定格在了原地,身體也沒能在朝前邁出一步。

    他的瞳孔之中滿是不可置信,已經感受到了自己的喉嚨之地被割裂掉了。

    他的喉嚨就此蠕動了一下,似乎想要開口說話,也沒能做到這一點,身體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成為了一具死尸!

    這一幕,讓在場所有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了幾分不可置信的神色,誰都沒有想到剛剛還掌控局面的周海,竟然會死在葉峰的手中。

    被葉峰移到劍光徹底的誅殺掉了,完全超出了在場所有人的想象!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他的實力怎么會這么強?周海明顯占據這場戰斗的上風,死的人應該是那一位青年才對!”

    良久之后,才有巨斧宗強者反應過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切,聲音顫抖著說道。

    一眾巨斧宗強者臉色鐵青,周海也被葉峰殺了,這已經是他們巨斧宗死在第2個人了。

    在如此都會強者看著的情況下,他們巨斧宗可謂是丟盡了臉面。

    這讓屠夫都憤怒無比,在屠夫看來,葉峰只是一個無名之輩而已,他們隨意的出手,便可以將葉峰就此誅殺掉。

    卻沒想到,接連折損兩名強者,可謂是丟盡了臉。

    落雪宗一眾強者對葉峰刮目相看,尤其是落雪晨,在此之前,他可是非常輕視葉峰的。

    這也與葉峰的修為境界有著直接的關系,畢竟,按照天州龍城的規定,外來之人,若是沒能獲得神靈之位。

    甚至連進入天州龍城的資格都沒有,從這一點便可以看出,如同葉峰這等修為境界之人在天州龍城的地位有多低。

    “你竟敢殺了他?”

    屠夫徹底的憤怒了,葉峰此刻的舉動已經觸動了他的底線。

    “你們巨斧宗之人想要殺我,難道還不允許我還手嗎?”

    葉峰看著屠夫說道,眼神中流露出強烈的諷刺。

    屠夫被氣得咬牙切齒,暴跳如雷,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他又派遣了幾位強者與葉峰戰斗。

    但卻沒有一人是葉峰的對手,除了最后一名在關鍵時刻利用法器逃脫性命之外,其余之人全部遭到了葉峰的誅殺。

    這讓在場所有人都見識了葉峰實力的強大,誰都沒有想到,一個還未獲得神靈之位的青年竟然擁有這種實力。

    “還有人嗎?”

    葉峰目光看人巨斧宗陣營之中的一眾強者,傲然開口。

    這句話說出之后,巨斧宗強者心中憤怒,他們巨斧宗在整個天州龍城,也屬于頂尖勢力。

    何曾被一個無名之輩如此的嘲諷羞辱過?而此刻,他們所派遣而來的森林級別強者,卻沒有一個是眼前的這一位青年的對手,可謂是丟進了臉面。

    “這青年究竟是誰,他的實力怎么會這么強?”

    有不少人都開始在心中猜測起葉峰的身份來。畢竟,即便在天州龍城中,未獲得神靈之位的人,能夠擁有這樣的實力的也少之又少。

    “賊子,你已經犯了我巨斧宗不可原諒的大忌,命不久矣!”

    屠夫目光看向葉峰說道,眼神中帶著極致的冷漠。

    葉峰目光閃爍了下,嘲諷道:“你之前便一直如此說,我現在卻依舊好好的活著,而你們巨斧宗,卻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人了,當真是可笑!”

    這句話說出之后,屠夫的神色立刻變得更加的冰冷了起來,葉峰如此挑釁他們巨斧宗的威嚴。

    如果他在讓葉峰繼續逍遙法外的話,只見屠夫身上冰冷的氣息釋放出來。

    一股股威壓在他周身不停的繚繞了起來,殺伐之氣籠罩一方空間。

    使得方圓區域內的一切都變得極為的壓抑,屠夫朝前踏出一步,那種可怕的氣息狂暴無比。

    立刻讓葉峰都感受到了對方實力的強大,在場許多人都能夠看出,屠夫是準備對葉峰出手了。

    他們都知道,即便葉峰能夠輕易的戰勝巨斧宗其他強者,但在屠夫的面前,也根本不值一提。

    兩者之間沒有任何的可比性,這場戰斗若是進行下去的話,死亡的只會是葉峰。

    “殺我巨斧宗之人,去死吧!”

    屠夫對著葉峰能不能說道,說完這句話,便直接凝聚出一道極為可怕的毀滅大掌印。

    以一個極快的速度瘋狂的朝著葉峰身軀所在方位拍了過來,這一道掌印之中蘊含的殺伐之氣著實太過強烈。

    若是真的降臨在葉峰的軀體之上,必然會給葉峰造成極為嚴重的打擊!

    落雪無雙眉毛中閃過幾分難看之光,想要開口阻攔,但屠夫的攻擊速度實在太快,根本不給落雪無雙真正說話的機會。

    “住手!”

    然而就在這時候,不遠處方位竟然有著這樣一道極為冷漠的聲音傳了過來,立刻將在場許多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他們便看到,一位強者凌空虛度而來,璀璨的劍光從天穹之上披落而下。

    這一道劍光之中蘊含的威力超乎想象般的強,竟然直接與屠夫的掌印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

    恐怖的震蕩之音響徹開來,無比可怕的毀滅力量朝著四面八方擴散。

    兩人的攻擊碰撞在一起的時候,所釋放出的威力超乎想象般的可怕。

    屠夫只感覺自己的掌印受到了極為強烈的沖擊力,使得他的身體為之顫抖,腳步都在這一刻被震的接連后退。

    這一幕,讓在場所有人眼眸中閃爍著幾分意外之光,紛紛朝著此刻到來的一位強者望去。

    便看到此人手持長劍,長發飛揚,面容俊逸,卻給人一種滄桑的感覺。

    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柄鐵劍,更是破舊不堪,甚至劍身之上還有著斑斑銹跡。

    “是廖天華,廖天華竟然到了!”

    有強者第一時間如此開口,看像這一位樣貌滄桑的青年之時,臉上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幾份正經的表情。

    廖天華,那是天州龍城一位極為厲害的劍修人物,對方對于劍的領悟,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甚至有人聲稱,廖天華的劍之屬性力量,早已突破到劍之意志的級別了。

    對方曾經在萬劍宗之中修煉,但卻因為某些原因,早早的離開了萬劍宗,只身在天州龍城闖蕩。

    雖然無門無派,但卻也很少有人敢招惹于他,大多數人都知道廖天華手中鐵建的厲害。

    只是在場諸人卻沒能想到,廖天華竟然會在此刻出現,而且幫助葉峰擋住了屠夫的那一道恐怖掌印。

    屠夫臉色難看,手臂都被震得一陣發麻,如果廖天華剛剛的一劍對準他喉嚨的話,他的性命很有可能早已經被取下了。

    “廖天華,我巨斧宗的事情,與你有什么關系,你竟敢在此刻對我出手!”

    屠夫臉色難看的對廖天華說道,表面說出的話語非常硬氣。

    但不少人都能夠看出,屠夫似乎對廖天華有著幾分畏懼,即便此刻他們有多位強者在場,依舊如此。

    “你們巨斧宗光天化日之下,對一位青年出手,已經有多人敗在對方手中,如今你一個成就神靈之位許多年的成名之人,竟然也不知廉恥的參與進來,難道不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非常的丟臉嗎?”

    廖天華手持鐵劍,長發隨風飄動,整個人給人一種風塵仆仆的感覺。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乃是一位獨影劍客,一劍走天涯,雖然居無定所,但為人卻放蕩不羈,喜歡路見不平。

    更重要的是,廖天華的實力在同輩人之中極為的突出,屠夫雖然名氣很大,但在個人實力上,明顯不及對方。

    剛剛葉峰與巨斧宗一眾強者的戰斗,廖天華在遠處看得一清二楚。

    他對于葉峰的實力也非常的意外與震驚,同時也極為欣賞這一位青年。

    屠夫臉色難看,身上有冰冷的氣息釋放出來,在如此多位強者圍觀的情況下,即便他心中對廖天華有所忌憚。

    也不會刻意的表現出來,而是冷漠的對廖天華開口道:“這是我們巨斧宗的事,容不得其他人干預,廖天華,你最好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給自己找麻煩!”

    在場諸人的看著這一切,一個個臉上的神色格外的精彩了起來,如同廖天華這種獨影劍客,以江湖為家。

    確實很少有人愿意招惹這樣的人,更重要的是,廖天華嫉惡如仇,放蕩不羈,別人若是招惹他,或者有他看不慣的事情發生,他便會不顧一切的給予對方致命一擊。

    屠夫曾經便在廖天華手中吃過虧,差點兒被廖天華一件割破喉嚨身亡。

    此刻,若沒有如此多位強者在場,屠夫絕對不敢與廖天華如此硬氣。

    “不要與我多說廢話,信不信我現在就割破了你的喉嚨!”

    廖天華目光極為銳利,那一雙滄桑的眼眸中閃爍著一道極致寒冷的光芒。

    那光芒刺人眼球,聲音更是冰寒刺骨,讓屠夫的腳步都不由自主的一陣后退,被嚇得心驚膽戰。

    許多人都感受到了廖天華的強勢,一個個臉上帶著幾分不可置信,誰都沒有想到。

    面對巨斧宗的屠夫,廖天華竟也敢這般的強勢。而且屠夫還像是懼怕廖天華一樣,這才是諸人不曾想到的事情。

    “好,很好,你很強勢,若不是我今天有事,必然會與你一決高下!我們走!”

    屠夫一臉冷漠的說道,說完這句話,便對著身旁之人擺了擺手,是與他們就此離開。

    那些巨斧宗強者也沒有想到,廖天華到來之后,屠夫竟然不敢再對廖天華出手了,而是下令離開。

    他們雖然有些不理解屠夫的做法,但對方的命令她們也必須要遵循。

    接下來,在人群目光的注視下,屠夫以及眾多巨斧宗強者便一同離開了此地。

    這一次,巨斧宗一眾強者在屠夫的帶領之下,以這種方式降臨在落雪宗上空之地,可謂是強勢霸道。

    讓落雪宗方圓區域內聚集許多人觀看,這樣的場面可謂是非常的震撼人心。

    可誰都沒有想到,葉峰竟然能夠展現出如此強大的實力,誅殺多味巨斧宗強者。

    后來廖天華的到來,直接讓屠夫帶領著眾多巨斧宗強者灰溜溜的離開,更是將現場的氣氛調動到了一個極致。

    許多人議論紛紛,看著這一切,依舊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多謝這位兄臺出手相救!

    葉峰看著廖天華,立刻生出一抹好感,對其開口感謝道。

    這種好感仿佛是與生俱來的,并不是因為對方解救了他那么簡單。

    廖天華的性格讓葉峰喜歡,他也如同對方一樣,是那般的嫉惡如仇。

    廖天華看著葉峰,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開口道:“不要客氣,我與這位兄弟一見如故,自然要出手一番!

    “廖兄大駕光臨,在下有失遠迎了!

    就在這時候,落雪晨也走了過來,對著廖天華微笑著說道,顯得極為的有理。

    許多人看著這一切,心中再度震驚,落雪晨可是落雪宗宗主的兒子,可以算得上是落雪宗的少主。

    不僅如此,對方個人天賦實力也非常強大,在上一屆的龍城大比中,落雪晨可是前100席位的獲得者。

    而在最近100年的時間里,落雪晨的個人實力再度突飛猛進,在這一次的龍城大比中,很有可能成功進階前50席位。

    而就是這樣一位頂尖天驕人物,卻也主動上前與廖天華打招呼,可見對方的在天州龍城之人眼中的地位。

    對于一個居無定所的浪蕩人物來說,能夠有這種身份地位,已經非常不簡單了。

    廖天華對著落雪塵微笑著點頭道:“落雪兄客氣了,我只是路過此地而已,見到這位兄弟遭受不公,才會現身的!

    落雪晨微微一笑道:“葉兄乃是我落雪宗的貴客,我豈會讓葉兄受到傷害?即便廖兄不到此地,屠夫也別想得逞!

    落雪晨的這句話在此刻說出,說是有些虛偽,屠夫已經離開,他說葉峰是她們落雪宗的貴客。

    即便是圍觀之人,都看出了落雪晨的這句話乃是客套話而已。

    落雪無雙對兄長也有些不滿,但她卻也知道,兄長凡事以大局為重,在她們的父親不在的時候,兄長都要以宗門的利益為先。

    葉峰雖然就著她的性命,但在兄長看來,不值得因為這樣的一個人而與巨斧宗發生更激烈的沖突。

    “既然廖兄都到了,那么不如到我落雪宗小坐一下,我與廖兄葉兄兩人小酌一杯?”

    落雪晨對著廖天華發出邀請,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雖然乃是一位浪蕩人物,但實力與潛力絕對不容忽視,即便他不與對方深刻的結交,但也要盡量維護一下。

    “不必了,我還有事要做,改日吧!

    廖天華則是對的落雪晨擺了擺手,隨即轉頭看向葉峰說道:“這位兄弟,你我一見如故,可否與我找個地方說話?”

    廖天華的舉動,明顯是不想在此地久留,這讓落雪晨面子有些過不去了。

    不過對方身份非凡,他也不好說什么。

    葉峰對著廖天華點頭,落雪晨明顯不歡迎他在落雪宗,他自然看得出來。

    轉頭看向落雪無雙,笑著開口道:“落雪小姐,我就先走了,感謝款待,希望我們下次有機會見面!

    說完這句話,葉峰又對著落雪晨點了點頭,隨即便隨著廖天華一塊兒離開了此地。

    看著葉峰離去的背影,落雪無雙美眸中閃過幾分復雜之色,葉峰之前解救了她的性命。

    而他們落雪宗,卻將責任推在了葉峰的身上,以至于巨斧宗強者降臨,他們落雪宗絲毫沒有幫助葉峰的意思。

    這才導致了葉峰離開他們落雪宗,與廖天華一塊離去。

    葉峰跟隨著廖天華一塊兒離開,兩人來到了一處生意極為火爆的酒樓。

    這一家酒樓名叫“翠綠居”,大廳之地人滿為患,酒香四溢,菜肴精美。

    來到翠綠居后,店小二第一時間為廖天華葉峰兩人安排了一處樓上的雅間。

    這里相對較為幽靜,能夠欣賞樓下街道之上的熱鬧場景。

    按照翠綠居的生意火爆程度,能在大廳就餐,大多都需要預定,或者等位。

    廖天華到來后,不但不用等位,還可以獲得如此雅間,足可以看出,翠綠居對廖天華的重視。

    按照廖天華自己所說,他平日里都喜歡在此地喝酒,是這里的老客戶了。

    沒過多久,一桌子的美酒佳肴出現在眼前。廖天華首先給葉峰斟滿。

    兩人舉杯暢飲,一邊喝酒,一邊聊天,由于兩人的脾氣非常接近。

    很快就熟悉了起來,彼此之間說了很多。

    根據廖天華所說,他原來那是萬劍宗的一位天驕人物。

    在萬劍宗之中備受重用,并且與萬劍宗宗主的女兒相戀。

    兩人即將成婚,但萬劍宗宗主以及萬劍宗宗主的女兒卻臨時取消了這場婚事。

    萬劍宗宗主的女兒最后下嫁到了太春門之中,成為了太春門門主大兒子的妻子。

    廖天華對于這件事看得很開,他本身便出身貧寒,只是一介無名小卒而已。

    通過他的努力,才一步步登上如今這種成就,但即便如此,在廖天華看來,自己依舊配不上萬劍宗宗主的女兒。

    因此,對方選擇嫁給別人,廖天華也沒有任何的怨言。

    甚至真心祝福對方,但他的祝福卻沒有得到對方的同情以及理解。

    在對方與太春門門主之子“太春明”結合之后沒多久,太春明便將廖天華是做眼中釘。

    想方設法想要除掉廖天華,更加重要的是,萬劍宗宗主的女兒對于自己相公的想法竟沒有任何的怨言。

    甚至還要求萬劍宗宗主幫助對方完成這件事,萬劍宗宗主為了自己的女兒,也答應了下來。

    派遣眾多殺手誅殺廖天華,廖天華做夢都不曾想到,自己一直笑命的宗門,竟然要殺他滅口。

    他自然不會讓對方得逞,展現出個人超強的實力,碾壓了那些萬劍宗強者。

    從此出走萬劍宗,浪跡天涯。

    回想起這一段往事,廖天華便不由自主的有些悲傷,猛的朝自己的口中灌著酒。

    “廖兄,提起你的傷心事了,對不起!

    看著廖天華此刻的反應,葉峰能夠完全的理解對方。

    當初,他在南宮家的時候,南宮凌霜覺醒戰靈。

    危機時刻,葉峰將自己的本命靈元引渡到了對方的身上,幫助對方渡過難關。

    但他的犧牲,同樣沒有換來對方的好感,對方反而嫌他是廢物,與陳家陳傲天勾結,想要害葉峰性命。

    因此,葉峰對于廖天華的這種經歷非常的理解與同情。

    “沒什么,這件事已經過去許多年了,我都不再想了!

    廖天華對著葉峰擺了擺手,滄桑的臉上帶著幾分苦笑。

    “說起萬劍宗,我倒是曾經接觸過一個叫龍劍飛的人!

    葉峰淡淡說道,當初他在劍海外圍,與龍建飛展開過一場戰斗,他利用自己剛剛領悟的劍之意志,擊敗了對方。

    “龍劍飛,確實是萬劍宗之人,此人也是心胸狹義之輩,葉兄不必過多理會!

    廖天華對著葉峰提醒道,葉峰對著廖天華點了點頭,他自然已經看出了龍建飛的人品。

    “對了,葉兄這次前來天州龍城所謂何事?”

    廖天華突然想起這件事,對著葉峰開口問道。

    “參加龍城大比!

    葉峰眼露鋒芒,想到這件事,依舊有些擔憂,龍城大比期限日益臨近,他卻依舊沒有獲得龍城大比的資格。

    聽到葉峰的話,廖天華的眼眸不由的閃過一道鋒芒,他也曾經參加過龍城大比。

    在100年前,上一屆的龍城大比之上,廖天華曾經進入過龍城大比的前50席位。

    這樣的成績,即便放眼整個圣神天州,也是極為耀眼的存在了。

    但廖天華卻從來沒有見過,位獲得神靈之位之人參加龍城大比的。

    換句話來說,龍城大比從來不會像未獲得神靈之位的人發出邀請函。

    對方所在的宗門勢力,通常都會推舉宗門之中的頂尖存的參加龍城大比。

    這樣的機會可不多,他們自然不會浪費在一個無法獲得好成績的人身上。

    這倒不是廖天華看不起葉峰,之前,廖天華已經被葉峰的實力驚呆到了。

    除了最近比較有名氣的太陽春暉之外,葉峰是廖天華見過的為獲得神靈之位之人中最為強大的存在。

    但修為境界相對較低,這一點無法改變。

    “葉兄是否獲得了邀請函?或者有哪一方宗門勢力的推舉?”

    廖天華對著葉峰問道。

    “還沒有,不知廖兄可有門路?”

    葉峰尷尬一笑說道,這句話如果落在其他人的耳中,或許會對他產生一番嘲笑。

    畢竟,龍城大比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夠參加的,葉峰還未獲得龍城大帝的資格,說出這番話語確實有些癡心妄想了。

    “龍城大比除非獲得邀請函,再者便是有權威的勢力推薦才行。想要獲得參加龍城大比的資格,確實不那么容易,不過,我倒是知道有一個奇人,只要葉兄能達到他的青睞,或許有些機會!

    廖天華淡淡開口,目光不停的閃爍著。

    由于他已經在上一次的龍城大比之上獲得了前50席位。

    這一次的龍城大比,他早已獲得了邀請函,這一點倒不用犯愁。

    “什么人?廖兄可愿為我舉薦一番?”

    葉峰眼眸一亮,聽到廖天華的話,他心中突然生出幾分希望。

    “清風學堂的清風先生,此人博學多才,在天州龍城開辦清風學堂。招攬天州龍城有天賦的青年人物前去學堂學習,但由于清風先生的脾氣古怪,招生條件苛刻,學費又極為昂貴,大多數想要進入清風學堂學習的青年人物都被拒之門外了。在下有幸與清風先生飲酒聊天,彼此之間的關系倒是不錯,若是葉兄想要進入清風學堂的話,在下倒是可以舉薦一番,但是否能夠通過清風先生的考驗,就要看葉兄自己的了!

    廖天華對著葉峰開口道。

    葉峰聽到對方的話語之后,心中微微有些躁動,再度對其問道:“進入清風學堂學習,便能夠獲得參加龍城大比的資格嗎?”

    “以往是這樣的,清風學堂每一次的龍城大比,都會獲得三個推薦名額,這一次,推薦名額的人選還沒有具體定下,現在進入清風學堂學習,若是能在這段時間里表現優異的話,或許能夠獲得清風先生的推薦,參加龍城大比!

    廖天華繼續說道。

    葉峰心中立刻對清風學堂產生了幾分興趣,他的目的非常的明了,只要能夠獲得參加龍城大比的資格,無論讓葉峰做什么,葉峰都會答應。

    畢竟,參加龍城大比,才算是在通往神庭的路上邁出了第1步。

    “既然是這樣,那就有勞廖兄推舉了!

    葉峰起身對著廖天華拱手說道,廖天華對著葉峰擺了擺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他已經與葉峰建立起了一定的友誼,自然愿意幫助葉峰完成他的心愿。

    兩人又閑聊了一陣后,便在酒樓之中踏步而出,朝著清風學堂所在的方位而去。

    清風學堂坐落于天州龍城一處僻靜之地,看起來并不起眼。

    與葉峰想象中的非常的不同,甚至可以說是有些荒涼。

    按照廖天華所說,這一位清風先生脾氣古怪,招收學員的條件極為苛刻,這應該就是清風學堂逐漸落寞的一個重要原因吧。

    清風學堂所在之地有著一處古香古色的建筑群落。

    這一處建筑群落富有年代感,看起來仿佛飽經風霜,帶著幾分書香之氣。

    廖天華帶葉峰來到此地,清風學堂大門方位,有著兩位青年人物守衛。

    這兩人見到廖天華之時,臉上都浮現出了幾分笑意?雌饋矸浅5墓Ь。

    只聽一人說道:“廖師兄,今日怎么有時間來到清風學堂?”

    由于廖天華在整個天州龍城之中的身份地位太過特殊。即便是這些清風學堂人物也對他非常的敬佩有加。

    自然而然的便將與廖天華一同前來的葉峰無視掉了。

    “我來此地便是為了推舉葉兄進入清風學堂學習了。清風先生可在?”

    廖天華對著那一位青年人物笑著開口道。

    青年人物目光一閃,順勢落在了葉峰的身上,似乎是見到葉峰僅僅鑄就神靈之軀的修為境界。

    這兩位守衛青年人物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了幾分意外之色,只聽一人說道:“廖師兄是在開玩笑嗎?您推舉的該不會是此人吧?”

    廖天華目光閃爍了下,隨即點頭道:“二位猜的沒錯,這位是葉兄,我的好兄弟,由于敬佩清風先生的大名,特地前來此地拜會!

    “我們清風學堂只收頂尖天驕人物,還為獲得神靈之位的人,哪里有資格進入到清風學堂修煉?雖然我們清風學堂稍顯落寞了。但規矩是不會改變的!

    那一位清風學堂青年強者對著廖天華說道。

    廖天華目光閃爍了下,對著那人解釋道:“葉兄并不是普通之人,他有著超乎想象的天賦與實力。在我看來,他絕對有資格進入清風學堂學習與修煉!

    那兩位清風學堂青年人物依舊不信,只不過,廖天華推舉的人,他們不敢多說什么,畢竟對方的實力與地位擺在那里。

    他們并沒有資格阻止對方進入清風學堂。

    葉峰自然看出來那兩位青年人物的態度,不過他并沒有在乎什么。

    他的目標便是進入到清風學堂之中就好,任何事情都與他無關。

    廖天華在整個圣神天州之中地位很高,因此,在他進入到清風學堂的時候,清風學堂許多青年人物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朝著這邊望來。

    一個個臉上浮現出了幾分意外的表情,誰都沒有想到,廖天華竟然會帶著這樣一位青年人物到來。

    他們清風學堂招收學員的條件可是極為苛刻的,這樣一位青年人物哪里有資格與他們為伍?

    “清風先生,廖天華求見!

    廖天華帶領著葉峰來到了一處院落外圍,不由得對著院落之中開口說道。

    話語中帶著幾分恭敬,這一位清風先生可是前輩高人,即便他與對方恭敬一些,也是應該的事情。

    “進來吧!

    良久之后,月落之中隱約傳出來一道有些慵懶的聲音。

    廖天華對著葉峰使了個眼色,兩人一同進入到了院落內部。

    這一處院落看起來極為的普通,甚至可以稱得上是簡潔。并不像是一位大能強者你的居所。

    帶著葉峰,廖天華來到了一處池水旁,那里有著一位頭戴斗笠的中年人坐在那兒,手持魚竿,正悠閑的吊著池水中的魚。

    在這一位頭戴斗笠的中年強者旁邊,還站立著幾位青年男女,這些青年男女就那么站立在對方的不遠處,一個個顯得非常的恭敬。

    目光都朝著池水中的魚線我在方位望去,顯得極為的認真。

    就像是在學習著對方的手法一樣。

    廖天華,葉峰兩人的到來,自然將這些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許多人看著廖天華,只是微微震驚之后別人不在多看對方一眼了。

    而是全部將注意力放在了葉峰的身上。這一位青年人物看起來似乎非常的陌生,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1號人物。

    更加重要的是,如同對方這等修為境界,他們不清楚對方是如何走入他們清風學堂的。

    “晚輩廖天華,參見清風前輩!

    廖天華到來之后,直接對著清風先生恭敬下拜,極為的謙遜。

    實

    作者萬木崢嶸說:9200字大章,祝大家五一節快樂,月初了,大家手里有保底鮮花的投給我吧,嘿嘿,有鮮花的兄弟支持一下,呼吁大家投鮮花了,謝謝啊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牧龍師、臨淵行、萬古第一神、滄元圖、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神級文明、我是光明神、飛劍問道、開天錄、修羅丹神
《凌天戰神》章節(VIP章節 第3230章 清風先生)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凌天戰神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20 書迷樓(www.894417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斗牛棋牌app有哪些 石油股票走势图 上证权重股有哪些股 炒股用哪个app 深市股票代码 股票如何短线 深大通股票最新消息 网络炒股平台 上证综合指数 股票走势图怎么看 b站股票代码